极简黑白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思考

本文发表于2024-05-10 来自于 博客 栏目

原文地址:《娱乐至死》Anjhon 的博客网站

202403222038238.png

商品的质量和用途在展示商品的技巧面前似乎是无足轻重的

我们认识到的自然、智力、人类动机或思考,并不是他们本来的面目,而是他们在语言中的表现形式。我们的语言即媒介,我们的媒介即隐喻,我们的隐喻创造了我们的文化的内容。

不管一种媒介原来的语境是怎样的,它都有能力越过这个语境并延伸到新的未知的语境中。

关于真理的看法在随着文化媒介的变化而不断改变,尼采说,任何哲学都是每个阶段生活的哲学。我们还应该加一句,任何认识论都是某个媒介发展的认识论。真理和时间一样,是人通过他自己发明的交流技术同自己进行对话的产物。

对于真理的认识是同表达方式密切相关的,它不能也从来没有毫无修饰地存在

如果只拘泥于耳熟能详的专业术语,就会丧失对事物进行宏观全面认识的能力

我们的问题不在于电视为我们展示具有娱乐性的内容,而在于所有内容都以娱乐的方式展现出来。娱乐是电视上所有话语的超意识形态

电视是我们文化中存在的、了解文化的最主要的方式。于是电视中表现的世界便成了这个世界如何存在的模型。娱乐不仅仅在电视上成为所有话语的象征,在电视之外,这种象征仍然统治着一切。

电视为真实性提供了一种新的定义:讲述者的可信度决定了事件的真实性

当新闻被包装成一种娱乐形式时,它就不可避免的起到了蒙蔽作用

谎言没有被定义为真理,真理也没有被定义为谎言。真正发生的是公众已经适应了没有连贯性的世界,并且已经被娱乐得麻木不仁了。

历史已经证明,一个文化不会因为假消息和错误观点而灭亡,但历史从来没有证明过,一个自认为可以在 22 分钟内评价整个世界的文化还会有生存的能力,除非,新闻的价值取决于他能带来多少笑声

电视最大的长处是它让具体的形象进入我们的心里,而不是让抽象的概念留在我们脑海中。

真正的危险不在于宗教已经成为电视节目的内容,而在于电视节目可能会成为宗教的内容

电视上的陈述性论题和相貌平平的人一样稀少

电视广告的对象不是产品的品质,而是那些产品消费真的品质

广告商需要知道的不是产品有什么好处,而是购买者有什么问题。于是企业开支的重心从产品开发专项了市场调查。电视广告把企业从生产有价值的产品引向了设法使消费者感觉产品有价值

导致历史消失的是人们事不关己的态度,而不是他们的固执和无知

我们似乎知道过去 24 小时里发生的任何事情,而对过去 60 个世纪或 60 年里发生的事却知之甚少

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是“拒绝记忆”,或许我们不是拒绝记忆,也不是认为历史不值得记忆,问题的症结在于我们已经被改造得不会记忆了

我们要担心的是信息过剩,而不是信息限制;在信息洪流面前,我们根本无力保护自己。

理性只有在感情的肥沃土壤里才能得到最好的培养

从电视上获得的意义往往是一些具体的片段,不具备推论性(忘得比较快),而从阅读中获得的意义往往和我们原来储存的知识相关,所以具备较强的推论性;所以通过看电视(或现在的短视频)并不能有效的提高学习效率

电视最大的好处是为人们提供存粹的娱乐,最糟糕的用途是涉足严肃的话题模式(新闻、政治、科学、教育、商业、宗教)然后给他们换上娱乐的包装

只有深刻而持久地意识到信息的结构和效应,消除对媒介的神秘感,我们才有可能对电视、或电脑、或其他的媒介获得某种程度的控制。但我们如何培养这种媒介意识呢?通过学校;将怎样利用电视或电脑来控制教育的问题转变为我们怎样利用教育来控制电视或电脑上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思考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还没有评论,快抢占沙发吧!